出售灵异阴阳录账号一枚

最近跳坑扩散性百万亚瑟王(台服)了,所以灵异阴阳录打算退坑回血。

先上图:

等级114,FB账号白送,身上附女神+灵水=50,iOS还有300+小判。
其它想问的,可以在这里留言,我能立刻看到。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s

尤里:悲情,野心,与独裁

狐狸:写得很乱……写完后完全不知道自己想表达的是什么……因此请慢拍砖……

*阅读本文章,需要您玩过《命令与征服:红色警戒2》及其资料片《命令与征服:红色警戒2尤里的复仇》中的剧情战役,或者至少了解它。

1.

“假如我可以控制全世界,那么我为什么要满足于只领导一个国家呢?”

——尤里

不得不说尤里是一个悲情的角色……他拥有着强烈的信仰,为了建立一个他理想之中的乌托邦,他不惜与整个世界为敌。也许这一切都仅仅是为了满足他那膨胀的野心?或许吧,身为一个男人,野心,或许就是他信仰的来源。

洗脑,就是尤里最为拿手的手段。在本篇盟军战役中,他一次又一次地使用各种心灵控制手段让盟军的指挥官们忙得焦头烂额。甚至连总统先生也险些成为他的俘虏——哦,其实已经成为俘虏了,但是却被我们解救了出来。在本篇苏联战役中,尤里更是将他的阴谋发挥得淋漓尽致。从这一点看来,尤里确实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男人——当然我对他没什么兴趣——只不过这个男人好像对女人没什么兴趣……说实话我挺想看看尤里和谭雅的R18同人本的,如果有的话我一定要买(点头)。

啊啊,好像扯远了……咱们继续讨论剧情。在资料片中,尤里已经彻底成为了“邪恶势力”,这迫使苏联不得不与盟军联手打击他们之前的这位“同志”。在盟军战役中,尤里最终被爱因斯坦的心灵隔离室所囚禁。而苏联战役中,尤里则十分悲剧地被送回了白垩纪——哦上帝,那只恐龙简直是太棒了,你不这么认为么?

正义最终战胜了邪恶——这是多么的大快人心啊!但是各位玩家,你们是不是在激烈的通宵战斗后,就满足地去睡觉——或者是撸了一管然后去睡觉了呢?

这,真的是正义吗?
继续阅读

我们一起走过——2006年中国网络游戏市场年终报告

  2006年,我们一起走过。
  坐在还算温暖的教室里,看着窗外随风落下的树叶,我突然想到,还没怎么着呢,2006年就快要过去了。
  说起来,2006年可真是让人惊心动魄的一年(好像我年年都这么说~):酷睿2、四核心、双A合并、固态硬盘、VISTA、GF8800GTX……似乎今年IT界的各位大大们铁了心要让我们的心脏停跳两下才肯罢休。2006年留给了我们太多值得回忆的东东。但是,在这里,我们只谈网游。好吧,让我们回顾2006年,我们一起走过的2006年。

  • “愿圣光与我同在!”

  说2006年是中国“高端网游网络元年”一点也不过分。WOW凭借着《魔兽争霸》系列作品在单机市场上长达10年的铺垫在中国一举获得成功,使得中国大大小小的网游运营商以为中国高端网游的春天已经到来,于是纷纷开始运营高端网游。谁知道这“春天”仍是春寒料峭,EVE在收费后玩家严重流失,好似一桶冰水当头泼下,吓得DDO迟迟不敢收费。由此可见,高端网游想在中国市场被大众所接受,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是,还要走多远,才能走下神坛,走近我们大众玩家呢?我们相信,这一天,不会太远了。

  “愿圣光与我同在!”

  • “不如跳舞,不如不如跳舞……”

  相对于高端网游,休闲网游以开放性的游戏体验、简单的操作和适中的价格(大部分休闲网游是免费的)更容易被时间不太充裕的学生群体和上班族们所接受。在中国休闲网游掌门人9YOU网的带领下,一系列品质卓越的休闲网游如《QQ音速》(腾讯)《明星三缺一/斗地主ONLINE》(宏鲁)在2006年粉墨登场,当然也少不了9YOU的《劲爆》系列体育竞技类网游(因体育竞技类网游与休闲网游有些共通之处,因此笔者暂且将其归于一类)。休闲网游在2006年得到蓬勃发展,说明了中国网游玩家开始选择更加健康的网游内容。这真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在这里,狐狸祝愿中国休闲网游越走越好!

  • Q版!Q版!

  到网吧转一圈,看到的Q版网游几乎清一色的“MADE IN CHINA”。自从国产网游走上快车道以来,自知技术水平比不上国外的民族游戏制作商们开始另辟蹊径,走“个性化”路线,Q版网游就是其中之一。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就拿今年最火爆的国产网游QQ幻想来说,不正是完美地诠释了“Q版”的意义么?

  今年的国产网游像是走马灯似的出个没完,以致于产品同质化现象严重,缺乏创新仍然是国产网游的软肋。不过《魔界》作为全球首款视频网游倒是给国产网游的千篇一律注入了点新鲜空气,让我们从疲软的国产网游市场中看到了一丝希望。我想,国产网游真正地走向世界,已经指日可待了。

  • “这游戏是仿照XXX做的……”

  创新,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在现在企业中,创新精神被看作是企业生存的维生素。但是,一些网游开发商追求短期利润,不惜抄袭名牌大作,以致于今年的网游市场上出现了一大批“克隆”网游。我不想说这些无良开发商有多么多么可恶——玩家的眼睛是雪亮的,“这游戏是仿照XXX做的……”,稍微资深点的网游玩家都看得出来!其结果自然是对这些“大作”不屑一顾。我很担心。我担心这是中国网游市场未来新一轮泡沫的开始。我在这里为各位“克隆”商们敲响警钟:依葫画瓢,迟早被广大玩家唾弃;脚踏实地,才能立足于市场之颠!

  • 免费呼?不免哉!

  从几年前的《巨商》开始,一种新的网游盈利模式逐渐浮出水面。现在的免费网游盈利模式日趋成熟,于是在2006年,大大小小的运营商都打出了“永久免费”的招牌,其中也有不少精品,如《万王之王2》《街头篮球》《丝路传说》等。但是——好吧,我是说《征途》。

  • “哪怕远在天边,网游触手可及!”

  现在的手机网游主要有两种模式,一是如PC网游一样独立于其它平台(如《海神》),二是可与PC网游进行交互(如《传奇世界手机版》)。手机作为当今每个现代人不可或缺的通讯工具,其普及率和移动性使其成为了众多网游公司垂涎的大蛋糕,这也成为了2006年手机网游飞速发展的一大重要原因。但平台的不统一、手机硬件性能低下和无线网络数据传输质量欠佳仍是阻碍其发展的三大障碍。但我们不难想象,在未来的几年,随着3G的到来和手机硬件性能的提升,坐在飞机上用手机“虐待”克尔苏加德不再是梦想了。

  • “收益率在3个小时后降至50%,5个小时后……”

  还记得去年这个时候,到处都是“文化部将于2006年初强制在已商业化运营的网络游戏服务器上安装网游防沉迷系统”的消息。但后来,这“防沉迷”便没了下文。其实,“防沉迷”的初衷本是好的。但是不切实际地“强制”,最终结果就是这个下场。就拿WOW来说,下一回高端FB少则3、4小时,多则7、8小时,难道半路健康时间一到就集体下线?所以说,要解决网游沉迷这个问题,不单单是限制游戏时间这么简单。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要听听我们这些网游玩家的意见……

  • “哥们,有G么?”“9分1个,你要多少?”

  随着中国网游市场的迅速发展,网游虚拟财产交易平台在2006年也是遍地开花。就笔者个人而言,我是支持网游虚拟财产交易的。但相关法律体制的滞后和网络交易的不安全性仍是困扰着广大网游玩家的两大问题,因此相关法律法规的出台和交易平台的规范统一已迫在眉睫。还好,我们有望在2007年看到《网络虚拟财产保护法》的出台。希望相关政府部门积极配合,让我们中国网游玩家的虚拟财产交易不再处于阴影之下!

  • “希望业内同行不要雇佣他们……”

  离职员工与老东家发生纠纷的时间早已见多不怪了,但米果这次“的确”出格了些。想想吧,自己的照片象通缉令似的贴满大街小巷,放谁也不干。说来也是,中国法律哪一条要求员工强制签下“避让竞争”合同?哪一条规定了员工不许带技术跳槽?我不是挑咱们中国法律的刺,其根源还是在企业上。如果这是一家充满活力积极向上老板不鼓励加班天天都供应大餐的企业,哪个员工还舍得跑?

  • “今年,我国游戏开发技术人才缺口达XX万……”

  XX万!好吓人哦!貌似随便一个懂点编程或美工的都能进个游戏公司做游戏!(要真如此笔者早就不上这破高中了!)但实际上呢?成堆成堆的相关专业应届毕业生连千元每月的薪水都拿不到。为什么?“要求本科以上学历,三年以上游戏开发经验。”TMD!(各位大大原谅我粗口。)我国游戏业起步才刚刚几年啊!你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光想找有经验的?在这里我也要给那些一腔热血想要涉足游戏业的毛头小伙子小姑娘们泼点冷水,现在的就业形势并不如我们想象的那般美好。至于你看过本文后的选择——那则是见仁见智了!

  后记:
  写完本文,窗外已是一片阴霾。看着旁边一个戴眼镜的叔叔正在兴致勃勃地杀双子皇帝,不禁感慨万千。他们和我一样,都是网游的狂热爱好者——但是,他们只知道玩游戏,却不管这些网游业界这些乱七八糟的麻烦事。很难说谁更幸福。至少,我也在玩游戏。而我,更喜欢关注,关注这些为了网游奋斗的芸芸众生,关注这些和我一样酷爱网游的玩家们……

狐狸:为啥看着自己几年前写的文章,总觉得自己是个(哔——)呢……(2010.04.15)

“今年过节不上网,上网就来玩《征途》”

   残阳如血,黄沙漫漫。远方的地平线上,一支人马逐渐清晰起来。明眼人一看便知道这是一支运镖的队伍。那些人一个个都是破衣烂衫,在马上东倒西歪,显然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战斗。这时,一个人不知丛哪里出现了,拦住了镖车。

  “前方是什么人?”镖头喊道。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人以无法形容的速度闪过,在队伍中转了一圈并回到原来所站立的地方,然后便是十几个人头落地的声音。没有一个人活着,除了杀手。
 
  “哈哈哈哈……老子花了50000人民币打造的装备杀人就是爽啊!”
 
  说实在的,史玉柱,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一个网络游戏,靠卖虚拟物品赚钱无可厚非。但象《征途》这样连最基本的用于打造装备的材料都得花RMB去买,实在是说不过去。有人会问了,打造装备的材料NPC不爆么?不是NPC不爆,但如此之低的爆率又会有几个人耐着性子去专门打材料?你不花RMB,在游戏中简直寸步难行!
 
  一个网络游戏,鼓励玩家PK无可厚非,但象《征途》这样,RMB玩家与非RMB玩家实力差距如此之大,可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是RMB玩家,你不是;我60级,你70级;我一个人,你一打人——照杀不误!虽然我的说法稍嫌夸张,但RMB玩家与非RMB玩家之间实力差距绝不是只是用“几倍”就可以衡量得了的。有的人玩《征途》,就是冲着免费来的。但辛辛苦苦练成的人物却被比自己级别还低的RMB玩家轻松秒杀,放谁也放不下这口气。离开《征途》吧,辛苦几个月的心血就白费了;继续玩吧,又处处被别人欺负——没办法,我也花RMB,我也打装备,我也杀非RMB玩家……
 
  说实在的,史玉柱,我真想抽你!
 
  自从“收礼只收脑白金”开始,史玉柱就表现出了他研究国人心态是如此之透彻。中国自古崇尚礼尚往来,打着“送礼”的招牌卖脑白金还不算太离谱。但自从史玉柱转战网游以来,《征途》貌似就被开发成了一款专为“免费”而生的网络游戏。中国人喜欢免费,我就打出免费的招牌;中国人喜欢攀比,那好,谁出钱多,谁在游戏里就是大爷!中国人爱面子——那更好了!你当“大爷”我看不下去,我花钱比你多!我也当大爷!
 
  如此恶性循环下去,《征途》就如无底洞般吞噬着玩家的血汗钱——等等,是血汗钱吗?中国网络游戏玩家70%以上是学生,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谁能说《征途》赚的钱100%是玩家的合法收入?不是去偷,去抢,去骗来的?更何况《征途》中女性玩家不是一个小数目……我不想再写了!不是篇幅不够!而是实在不忍心将它们一一列举!
 
  在法律与道德之间的灰色地带,史玉柱可算创造了一个奇迹。《征途》这款游戏将国人之劣根性展露得如此淋漓尽致,实属世界罕见。我不知道,我是该为国人悲哀,还是该为史玉柱悲哀。
 
  寒光闪过,又一颗人头落地。
 
  “小样!50000元打的装备还敢往这儿现?看老子14万打造的极品刀!”

狐狸:06年写的文了……咱那时真中二……(2010.04.15)